歡迎來到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10
27
[經濟觀察網]劉凱:從“收入—財產—幸福感”的多維視角來看待和推動共同富裕
來源:

<form id="zldvb"><nobr id="zldvb"><meter id="zldvb"></meter></nobr></form>

      <address id="zldvb"><listing id="zldvb"><menuitem id="zldvb"></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ldvb"></address>

          老子言:“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鼻鞍刖渲v的是熱力學第二定律——在孤立系統中,能量的傳遞具有方向性,系統趨于混亂度最大和熵值最大;后半句講的則是人類社會中的財富分配問題——在一般情形下,擁有較多財產的富人其財產積累的速度要快于財產匱乏的窮人,社會的貧富差距趨于擴大化。

          從資本主義的發展歷史來看,在市場經濟環境下一個社會的貧富差距的確有趨于擴大的傾向。托馬斯·皮凱蒂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中對十八世紀工業革命以來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的財富分配數據進行了整理和分析,他發現:近300年來不加制約的資本主義導致了財富不平等的加劇,自由市場經濟自身無法解決財富分配不平等的問題。實際上,資本主義社會貧富差距的擴大化也是一種系統混亂度增大的過程,要改變這種趨勢必須施以強有力的干預措施(比如征收高額的資本稅和遺產稅),這正如要改變物理系統熵值增大的趨勢就必須從系統之外注入額外的能量一樣。

          共同富裕,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目標和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站在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戰略和全局高度,就扎實推動共同富裕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在《扎實推動共同富?!芬晃闹?,習總書記進一步深刻闡明了新發展階段促進共同富裕的重要意義、科學內涵、堅實基礎和目標任務,作出了我國現在“已經到了扎實推動共同富裕的歷史階段”的重大判斷。中國在共同富裕方面的政策實踐和理論探討,不僅對于中國自身具有重要意義,對于全人類構建更加公平合理的社會也具有借鑒意義。

          習總書記已經深刻闡明了促進共同富裕要把握好的基本原則(如鼓勵勤勞創新致富、堅持基本經濟制度、盡力而為量力而行、堅持循序漸進),并有針對性地提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接下來,政府部門將推出相應的政策舉措,在這一過程中,如何科學地看待和“衡量”共同富裕的程度,形成一系列具體的、可操作的政策指標十分重要。

          我們認為,看待和衡量共同富裕,需要強調平等內涵的多樣性,采取一些狹隘的或單一的平等觀(及相應的度量指標)使我們難以理解人類經濟社會的復雜性,也不利于準確定位政府在推動共同富裕方面的角色以及相關分配政策的制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在解決分配公平的問題時,應該超越傳統的收入、財產分配視角,從更廣闊的視角來看待人與人的差異以及人與人的平等。具體來說,我們強調居民幸福感(及其分布)以及社會比較(social comparison)這兩個因素在看待和推動共同富裕中的重要意義。

          如果嚴重的收入或財產分配不平等問題不會引起低收入或低財產水平居民幸福感的下滑,那么收入和財產分配問題的重要性可能會大幅下降,收入和財產的分布不均可能正如人們相貌的不同一樣被認為是多樣性的一種表現。但現實并非如此,實際上,收入分配不公會引發社會不穩定的一個重要渠道就是它降低了低收入者的幸福感、擴大了幸福感不平等。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居民幸福感不平等是比收入不平等或財產不平等更為重要的問題。

          人是社會性動物,社會比較廣泛存在,人們會選取不同的參照點來對照自己進行比較。他們會跟自己的鄰居比,跟同事比,跟社會平均水平比,甚至有時候跟自己的家人也要比;他們比較自己和他人的收入水平,也比較財產水平以及某些特定商品(比如房產、汽車等)的消費。社會比較是由收入和財產分布不平等傳導到幸福感不平等的重要渠道。由于先天遺傳和后天環境因素的不同,人與人在能力、偏好、行為方式等諸多方面都存在明顯差異,加之人類社會不同行業之間的異質性,要求每個人的收入或財產水平幾乎完全平等是不可能的。社會上的成熟個體也都基本上認識到了這一點,因此,合理范圍內的收入差距并不會引起強烈的幸福感差距,個別極優秀或極具天賦的個體(如比爾·蓋茨、姚明)能夠獲得高收入和高財富,大多數人也不會因過度嫉妒而產生強烈的負效用。但是,如果某些個體通過非法或不合乎社會規范的方式(如腐敗、尋租、利用制度漏洞等)獲取巨額財富,那么其他個體通過社會比較產生的不幸福感則要強烈得多。

          與大多數人的認識一致,我們認為“共同富?!钡牡谝粚雍x應該是指,在人均收入水平較高的條件下實現收入分配和財產分配的適度平等(收入基尼系數和財產基尼系數等指標不能過高,在合理區間范圍內)。這里強調“適度平等”而不是“絕對平等”,就是因為:第一,正如上文提到的,個體的異質性必然導致他們對社會的邊際貢獻不同,因而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所獲得的工資收入也必然不同;第二,個體偏好的差異也是巨大的,比如有些個體對金錢和財富的偏好較弱而對閑暇或其他事物的偏好較強,他們不認為自己的收入或財富相對偏低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這里我們可以看到,如果把收入和財產看成是影響居民幸福程度的重要因素(因此我們才關注其分配問題),那么可獲得的閑暇顯然也應該要納入分析框架,其他能夠影響居民幸福感受的重要因素也應該要被考慮進來。

          因此,我們更強調共同富裕的第二層含義,即在人均收入水平較高的條件下實現居民幸福感的適度平等(尤其是幸福感較低的居民所占比重不能偏高)。中國經濟社會已經進入新時代,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將基本實現工業化。在大多數人的基本物質生活有保障的前提下,人們對幸福的定義和對成功的追求將越來越多樣化,追求幸福感層面較為平等的分布應該成為政府的重要目標,而幸福感層面的平等應該是共同富裕的核心含義之一。習總書記提出的“促進人民精神生活共同富?!?,也部分包含此意。

          當然,幸福感不平等與收入、財產不平等有一定相關性,收入不平等的擴大會導致幸福感不平等的擴大。但是,幸福感不平等并不完全等價于收入和財產不平等,其他因素也會影響到居民幸福感不平等的程度。比如根據我們的研究,提高居民的平均受教育水平、促進社會就業、發展慈善事業以讓更多居民參與進來,都可有效降低社會的幸福感不平等。在未來較長一段時期內,保持較高速度的經濟增長仍然是中國的主要議題,經濟效率的重要性依然很高,因此可以預見,那些衡量中國收入和財產分配不平等程度的指標在中短期內難以出現根本性、大幅度的逆轉。在這樣的形勢下,努力采取各種政策措施來降低居民的幸福感不平等對于推動共同富裕和構建和諧社會來說就十分必要。

          我們對居民幸福感和幸福感不平等的強調,并非是基于狹隘的功利主義視角。功利主義者一般在效用和幸福感可度量及可比較的前提下,強調追求社會效用(或幸福感)總和的最大化,而對幸福感的分布問題并不關心。而且,正如阿馬蒂亞·森所說:“對于那些一直遭受剝奪的人們來講,功利主義者將基于幸?;蛟竿麑崿F的數學計算作為社會選擇的依據是極為不公的,因為我們的思想和愿景會隨著環境的變化進行相應的調整,從而使我們更能忍受一些不利的境遇”。也就是說,對于長期處于悲慘境遇的不幸者而言,其主觀幸福感并不能準確反映其真實狀況。因此,只關注居民幸福感,而忽視收入、財產等物質因素是有嚴重缺陷的,也不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基本邏輯。我們看待居民幸福感及其不平等,是基于“收入——財產——幸福感”的多維統一視角,我們贊同阿馬蒂亞·森的觀點:無論是經濟優勢、資源、幸福感,還是生活質量或可行能力,哪一個方面都不能代表平等的全部內涵,因此我們有理由不去采取一些狹隘和單一的平等觀。

          綜上所述,未來中國需要的應該是這樣一種“共同富?!保涸谌司杖胨捷^高的條件下,實現收入分配、財產分配以及居民幸福感分布的適度平等。要實現這一目標,中國政府除了要做好初次分配、再分配和三次分配方面的工作以外,還應在推動居民幸福感層面的平等上下功夫。具體來說,要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的均等化和公平化,要繼續提高居民的受教育水平,要把解決居民就業問題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基本消除明顯的社會不公和“無創新致富”現象。習總書記說得好,“靠偏門致富不能提倡,違法違規的要依法處理”。習總書記強調,促進共同富裕與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是高度統一的,這一論斷極具深刻性。一方面,實現了人的全面自由發展,每個人都依據自己的偏好和特長積累了充分的人力資本,“萬類霜天競自由”,那么每個人對社會的貢獻及其收入、財產水平就不會存在特別巨大和不能容忍的差異;另一方面,實現了人的全面自由發展,每個人在精神層面和審美情趣方面就是富足的,在幸福感層面也不會有過大的差距。從這個意義上講,人的全面自由發展是實現共同富裕的充分條件。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是否存在某種最優的共同富裕狀態,既能提供十分有效的經濟效率方面的激勵,也能達到社會公眾普遍滿意的很高的公平程度?我們的觀點是,對共同富裕以及平等的理解和看法,是歷史的、社會的產物,而不是一塵不變的;怎么定義和去實現“共同富?!被蛘吖降纳鐣峙?,與某個社會在某一歷史階段對公平正義理念的討論以及所達成的社會共識密切相關。從這個意義上講,定義和追求絕對最優的社會分配狀態在實踐上并沒有太大意義。正如阿馬蒂亞·森在對羅爾斯的正義理論進行批判時所言,定義和追求絕對正義可能是不現實的,而社會對非正義卻往往容易達成共識,先消除這些非正義可能是通往越來越公正社會的可行之舉。同樣的道理,消除收入分配、財產分配和居民幸福感分布等各個層面明顯不公平、不合理的現象,可能是通往一個分配越來越公平社會的可行路徑。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

          原文鏈接:http://www.eeo.com.cn/2021/1025/508771.shtml



          asian极品呦女XX

          <form id="zldvb"><nobr id="zldvb"><meter id="zldvb"></meter></nobr></form>

              <address id="zldvb"><listing id="zldvb"><menuitem id="zldvb"></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ldvb"></address>

                  關于我們|加入收藏|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2014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 累計訪問量:14210214 訪問量統計?